网站首页 > 艺术观点 > 李可染谈山水画

李可染谈山水画

日期:2019-09-08 10:45:56

李可染(1907年3月26日—1989年12月5日),江苏徐州人。中国近代杰出的画家、诗人,齐白石弟子。自幼即喜绘画,13岁时学画山水。43岁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。49岁为变革山水画,行程数万里旅行写生。72岁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、中国画研究院院长。擅长画山水、人物,尤其擅长画牛。代表画作有《漓江胜境图》、《万山红遍》、《井冈山》等。代表画集有《李可染水墨写生画集》、《李可染中国画集》、《李可染画牛》等。

     有一次,一个青年人要我写几个字作为座右铭,我写了“实者慧”三个字,意思是老老实实的人、诚实治学的人,才能有智慧。做学问一定要踏踏实实,来不得半点虚假。争名争利、投机取巧是不会有成就的。投机取巧必然带欺骗性,就好比拿一百元想买两百元的东西,是愚蠢的、不可能的。学艺术一定要付出很高的代价,想廉价获得是办不到的。投机取巧的人看来很机灵,实际是在欺骗自己。学习的大障碍是态度不老实,是骄傲自满。骄傲自满是浅薄无知的表现。学序、治学方法很重要。

     学习要有严格的顺序、循序渐进。天份高也不能例外。天底下的大学问家都知道这个治学方法:先搞通一个问题,把一个问题搞通了,瞭解了一个事物的规律性,再研究另一事物,对把握客观事物的共性,也就有了借鉴。所谓深入一点、普及全面。聪明人所以能触类旁通,举一反三,关键在于先对某一事物有了规律性的理解。

    许多青年同志问我,绘画的基本功指什么?做基本功应从何入手?我看绘画的基本功至少有三个方面的要求——

     第一, 是一般的造型能力。

     绘画语言是以可视形象反映客观事物。造型能力不好,等于没有绘画语言。造型能力,指对形象、轮廓、明暗、层次、透视等的描绘能力,即对客观事物的刻划要淮确。提高造型能力是艺术发展首要的前提。

     有人说,学中国画的学了素描有碍民族风格的发展。我不同意这样的看法。我画中国画有数十年,早年也学过短期的素描。现在看来,我的素描学习不是多了,而是少了。我曾有补习素描的打算,可惜晚了。假若我的素描修养能再多些,对我的中国画创作会带来更大的好处。说西洋素描会影响发展民族风格,这是一种浅见。缺乏民族风格关键在于对民族传统的各个方面没有进行深入的研究,没有把自己民族的东西放在主要地位,而不在于学了素描。我过去学习素描算来不到两年,而我钻研民族传统、仅仅笔墨一项、就在齐白石、黄宾虹那里浸沉了十年之久!

    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淮。

     徐悲鸿先生在欧洲学习素描功力深、造诣也高。后来他画出了大量的中国画。能说他失去民族风格了吗?我看不光没有失去、反而是促进了中国民族绘画艺术的发展、使民族风格发出了新的光彩。中国是一个有高度发达的传统文化的国家,在中国美术史上,一些外来的文化传入,中国都有能力吸收消化,都曾变成为有益的滋养、促进中国绘画向更高更广阔的道路上发展。这难道不是事实吗?

     建国以来,中国画突飞猛进。首先在于政治的、经济的、社会的各方面条件,而中国画得益于外来素描进一步提高了造型能力、丰富了表现力,这些事实,我看也是不容否认的。至于说有的画家没有学过素描而造诣很高,这也可能通过别的管道而达到造型能力的提高。这是另一个问题,因为事情不是那么绝对的。

     第二, 是专业的基本功。

     专业的基本功,是指对于表现物件的深入研究和精确描绘的能力。中国画专业,一般分山水、花鸟、人物。例如画山水画的人,对自己专业的特定物件要进行深入研究,进行专业基本功的严格训练。一个具备一般造型能力的人,不见得能画好山水画。画山水还要有画山水专业的基本功。一定要对山、水、树、石、云、点景、人物等进行专门研究,深入观察、研究大自然山川的组织规律,要超过一般人的认识程度。对一定专业的表现物件如果缺乏深入研究和透彻了解,即使有高超的造型能力,要画好它也还是不可能的。

     第三, 是掌握绘画工具性能的基本功。

     我们画画,对自己绘画专业的工具性能、特点,表现手法、技巧、技法都要深入研究。画中国画,对笔墨的研究要下很大功夫。宣纸、笔墨是中国画的专用工具,画中国画就得对宣纸、用笔、用墨有所认识。如何使用笔墨,笔墨在宣纸上的表现效果,都关系著中国画的特色。因此,对中国画的工具运用、技法要进行专门刻苦的锻炼。要善于学习,学习的面越宽越好。一棵树要成长,根须吸收面广才能长成参天大树。

     学习还要善于分析,要反复检验哪些是好的、有用的精华;哪些是不好的、有害的糟粕。中国的艺术在世界上很有特色。中国画有悠久的历史,中国山水画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,形成独立画种又很早,比外国出现风景画大约早一千年。东方绘画多受中国画的影响。中国古代绘画艺术有很多好的传统,如线的表现力、笔墨上的功夫、山水画构图上的气魄,中国画反映出的境界非常开阔。中国画不仅是画所见,而且画所知、所想,想像力很强。一千多年前,东晋顾恺之提出“以形写神”、形神兼备这一卓越的绘画理论,到现在看来还是正确的

     学习山水画,要做到三点——

     第一是学习传统,广泛吸收中、外艺术的长处,要有读遍天下名迹、名著的气概。

     第二是到生活中去、到祖国的壮丽河山中去写生。

     第三是集中生活资料,进行创作。

     三者有联系又有区别。是循序渐进、相辅相成、逐步深化的一个全过程,绝不可偏废,任意舍掉其中一环。如果投机取巧、学序混乱,终将一事无成。在基本功中关键的一条是写生。生活是创作的源泉,生活是第一位的。写生,是画家面向生活、积累直接经验、丰富生活感受、吸取创作源泉的重要一环。有些极其美好、特殊的物件,一次是画不出来的,需要反复加以研究。写生能力并不能解决一切。在写生过程中,随著对客观世界新的发现,应力求有新的艺术语言、新的表现方法、新的创造,这样会不断促进你创作的意象和表现力、感染力,促进你创作风格的形成和发展

     力量来源于肯定。当你作画时,下笔浓了,你不要怀疑,认为就应该这样浓;淡了,就应该这样淡。画时不要怕这怕那。一张画有缺点,要在画完后总结,而不要在画时犹豫不决。否则,一定画不好。画画的过程,永远是自己在学画、研究画的过程。

     初学画的人,从基本功来讲,当你对客观物件认识不够充分、经验不足、还不能淮确表现时,画得呆板是难免的。从呆板到生动自如,需要有一个过程。人多少带有惰性、随意性,要强制,要吃苦,要锻炼自己的毅力,才能使学习上进步、艺术上有显著成效。你不能说想做什么,而必须说应该做什么。强制久了,就形成了习惯,艰苦的事就不艰苦了,甚至苦中有乐,乐趣无穷了。

     四、笔墨问题

     中国画在世界美术中的特色是以线描和墨色为表现基础的。因此笔墨的研究成为中国画的一个重要问题。我国历代著名的画家可说没有一个不是在笔墨上下很大功夫的。中国画家把书法看作绘画线描的基本功,几千年来这方面积累了极为宝贵的经验,以至达到出神入化的程度。我们现代的中国画,由于各方面条件的优越,有了很大的发展。但是我们要提高中国画现有的水淮,还必须同时在笔墨上下一番功夫,向传统、向我们的前辈认真学习。要做到这一点,我看还要从思想上纠正不重视中国画工具性能的错误看法,以为用中国笔墨在中国宣纸上画速写就是中国画,是简单化的、有害的。

     写字画线根本的一条是力量基本要匀,不能忽轻忽重。古人名之曰“平”,这是笔法的基本规律。“如锥画沙”就是对“平”字好的形容。你用铁锥在沙盘上画线,既不可能沉下去,也不可能浮起来,必然力量平匀。力量平匀是笔法的基础,就是说线条到任何地方都是有力的。用古人的话说“细如丝发全身力到”。我们首先瞭解“平”的道理,然后才能在“平”的基础上求变化,这就是笔法中的提、顿、轻、重、疾、徐等等变化。用笔的变化是无穷的,但无论怎样变化都要力量基本平匀,所用力量不能悬殊太大。

     唐人画论:“凡画山水,意在笔先”,是说作画先立意的重要,也包括用笔的要求。可以意到笔不到,决不可笔到意不到。行笔要高度控制,控制到每一点,所谓“积点成线”,这才能有意识地支使线条反映出细致、微妙的内容。我在齐白石家十年,主要在于学习他笔墨上的功夫。他画大写意画,不知者以为他信笔挥洒,实则他行笔很慢。他画枝干、荷梗起笔无顿痕,行笔沉涩、力透纸背,收笔截然而止、毫无疙瘩,笔法中叫“硬断”,力平而留,到处可收。在他的画上常常题著:“白石老人一挥”,我在他身边,见他作画写字,严肃认真、沉 著缓慢,在我心里时时冒出一句潜词:“我看老师作画从来就没有‘挥’过”……

     黄宾虹论画、论笔墨,以我浅见所知是古今少有的。黄老作画,笔在纸上磨擦有声,远听如闻刮须,我戏问黄师,他就说行笔忌轻浮顺划。笔重遇到纸的阻力则沙沙作响,古已有之,所以唐人有句诗“笔落春蚕食叶声”。黄老师笔力雄强,笔重“如高山坠石”,笔墨功力达到了很高的境界。

     前人曾把绘画各种线描归纳成“十八描”。以我看只有两种基本描法:一是铁线描,就是“如锥画沙”,力量平匀、无提顿轻重等变化的描法。东晋顾恺之基本上就是用的这种描法。唐代吴道子就惯用这种描法。力平匀是基础,变化则无穷尽。“十八描”难以概括,看来很多,实际少了。实际说来,笔墨是难分的,用墨好,多由于用笔。不善于用笔而能用墨好的则很少见。用墨由浓到淡,他出多少层次,这比较容易理解,不再解说。

     好的笔墨在于苍润。黄老形容说:“乾裂秋风,润含春雨”。“苍”和“润”是相反的、矛盾的。一般用墨苍了就不能润,润了就不能苍。因此有人作画先用干笔皴擦,后用湿墨渲染,这实际不是高手的表现方法。真正笔墨有功力的人,每笔下去都是又苍又润;所谓腴润而苍劲,达到了对立因素相统一的效果,这是作者长期实践磨练而成,很难用简单语言来表明。

     粗浅说来,笔内含水不太多,行笔涩重有力,因而能把笔内水份挤了出来。这是我的一点体会,当然不能说这就是其中的奥秘。“积墨法”往往要与“破墨法”同时并用。画浓墨用淡墨破,画淡墨用浓墨破,好不要等墨太干反复进行。其中重要的一点整体观念强。何处浓、何处亮、何处是中间色,要胸有成竹。黄老常说:“画中有龙蛇”,意思是不要把光亮相通处填死了。加时第二遍不是第一遍的完全重复,有时用不同的皴法、笔法交错进行,就象印刷套版没有套淮似的。笔笔交错,逐渐形成物体的体积、空间、明暗和气氛。

     古人讲笔墨,说要“无起止之迹”。因为客观事物都是浑然一体,没有什么开头完了的痕迹,这不难理解。又说:“无笔痕”,看来颇为费解。既然用笔作画,又讲究有笔有墨,怎能说无笔痕呢?这并不是说画法工细到不见笔触,而是说笔墨的痕迹要与自然形象紧密结合,笔墨的形迹已化为自然的形象。笔墨原由表现客观物象而产生,笔墨若脱离客观物象就无存在的必要了。

     笔墨是形成中国画艺术特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画家有了笔墨功夫,下笔与物象浑然一体,笔墨腴润而苍劲;干笔不枯、湿笔不滑、重墨不浊、淡墨不薄。层层递加,墨越重而画越亮,画不著色而墨分五彩。笔情墨趣,光华照人。我国历代画家、书家在长期实践中为我们留下极其丰富宝贵的遗产,我们必须珍惜、慎重分析研究,这里只能略举一、二,挂一漏万,以后还需大家作深入的探讨……